德邦新闻帮
港元首触弱方保证 港金管局或出手干预
 时间:2018-04-13 信息来源:中国证券报
        12日,美元兑港元一度升至7.85,触及港元联系汇率制度中的弱方兑换保证。这也是联系汇率以来,港元首次触及7.85关键水平。当天下午,美元兑港元再次触及7.85红线。关于港汇持续走弱,分析人士指出,港元融资不足和美元融资需求旺盛造成的港美拆息息差扩大是根本原因。
        目前,市场都在紧盯香港金管局是否出手购入港元,以支撑汇率稳定。当天,香港金管局发言人表示,港元跌至7.85水平未必一定触发弱方兑换保证,只要仍然有银行愿意以7.85买港元,银行同业市场仍然可以继续以此价格互相买卖港元。
        港美拆息息差扩大
        港汇持续走弱主要源于港美拆息息差扩大导致的港元持续走弱。
        由于香港自1983年起放弃了独立的货币政策,采取了盯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此后,港元拆息(Hibor)一直与美元拆息(Libor)走势同步。
        受美联储加息的提振,年初以来,美元Libor从1.6969%一路推高至12日的2.339%上方,刷新自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而Hibor却一直在低位徘徊,从年初的1.3061%下滑至12日的1.1725%。
        Libor的上升和Hibor的下滑,使港美拆息息差接近10年以来最大,至100基点,相当于持有港元和美元的利息收益相差1%。因此市场纷纷抛售港元,换取美元,再发放美元贷款或购买美元债券套息。
        正常情况下,套息交易应导致息差收窄,但实际情况却是港美拆息息差不断扩大。业内人士分析,主要出于两点原因。
        首先,港元融资不足压低了港元利率。由于港元的需求主要源于房地产抵押贷款,而为了遏制房价大涨(香港2月楼价指数已连升23个月),香港政府将新购房首付调高至5成以上,这使得抵押贷款比率降至1998年以来最低;再加上面临监管要求,商业银行将港元投放到银行间市场,直接导致Hibor维持低水平。香港楼市和股市等资产价格的上升没能推升Hibor,成为港元贬值的最直接原因。
        再者,市场对于美元融资的需求旺盛,导致了Libor的飙升。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跨国公司聚集地和亚洲融资中心,香港融资的主流货币仍然是美元。即使企业融来了港元,出于国际结算便利等原因,也往往会通过货币掉期换成美元。
        自采用联系汇率制度以来,香港金管局入市干预的次数屈指可数,最近一次是在2005年。不过与此次情况相反,当年香港的资本流入造成了港元升值,导致汇率触及强方兑换保证,最终香港金管局通过干预市场使港元贬值。
        港金管局尚未介入市场
        金管局总裁陈德霖上月22日曾表示,美国利率上升后,港汇可能短期内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届时“会买港元沽美元,为港元利率正常化提供条件”。
        不过德利万邦、瑞信、花旗等外资行报价美元兑港元触及7.85时,并未见金管局出手承接港元卖盘。12日,香港金管局发言人表示,根据联系汇率制度,即使港汇转弱至7.85水平,只要仍然有银行愿意以7.85买入港元,银行同业市场仍然可以继续以此价格互相买卖港元。
        关于香港金管局迟迟未出手干预市场,北欧市场首席亚洲分析师庒元指出,“维持美元兑港元7.85以下的范围对于金管局来说并不难做到,但人为干预港元汇率与美元挂钩,可能会爆发住房和债务泡沫的问题。”
        不过大华银行分析师Heng Koon How发布报告称,短期内,香港金管局可能会增发外汇基金票据,以吸收流动性,并缓和Hibor过度下跌。只要金管局以渐进和可控的方式引导利率上行,香港资产市场受到的影响将维持在最低水平。
        关于港汇后市表现,上海商业银行研究部主管林俊泓预计,短时间内会继续贴近7.85水平。虽暂时未见有资金大量流出香港,但美国持续加息,加上下半年银行体系结余或回落至较低水平,预计香港最快或在第三季度末才会加息。
        如果香港金管局采取了买入港元的行动,彭博则预期,流动性收紧将使香港超廉价资金时代结束。此前低廉的资金成本,已使香港成为全球最难负担的住房市场,并推动香港股市1月份创下新高。